> 新聞中心   > 教育   > 熱點新聞 > 正文

真正“有心”的課堂什么樣

核心提示: 時隔半年,由于學校隨堂聽課的安排,我再次走進一位年輕教師的語文課堂。該節課講授的內容是統編本教材五上第五課《搭石》,因是第一課時,教師清楚地安排了相關教學環節。其中,針對本單元的教學目標“閱讀要有一定速度”,任課教師進行了重點強調,并規定默讀時間和需完成的具體任務。教學中各個對應環節,教師都準備了課件,在屏幕上加以展現。

時隔半年,由于學校隨堂聽課的安排,我再次走進一位年輕教師的語文課堂。該節課講授的內容是統編本教材五上第五課《搭石》,因是第一課時,教師清楚地安排了相關教學環節。其中,針對本單元的教學目標“閱讀要有一定速度”,任課教師進行了重點強調,并規定默讀時間和需完成的具體任務。教學中各個對應環節,教師都準備了課件,在屏幕上加以展現。從表面上看,這位教師既關注了本單元具體的語文要素滲透,也切合第一課時的教學重點。可是,在聽課過程中,我總是覺得課堂上教師的教與學生的學之間隔得遠遠的,教師在一個步驟接一個步驟地走教學流程,學生在一個環節接一個環節地被動跟隨,教師指令、要求、評價學生,學生也只好配合教師,完成相應的教學任務。這其中最缺少的,是課堂中師生之間心與心的碰撞,于是教學仿佛成了生產流水線上缺乏溫度的固定流程。

正如德國哲學家雅斯貝爾斯所說:“教育意味著,一棵樹搖動另一棵樹,一朵云推動另一朵云,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。”課堂教學,不也是用心“喚醒靈魂”的過程嗎?如果不是,再精彩的教學設計,在課堂上也很難達到預期的教學效果。同時我又想起另一件事。一年前本校的一位教師準備參加全區的教學競賽,試講過程中骨干教師團隊共同參與研課、反復打磨,最后作為集體智慧結晶的教案非常精彩。對于比賽獲獎,該教師似乎是穩操勝券。可是在比賽現場,雖然教學的環節與預想的一樣,可教學效果平平,該教師只是照搬教學預設,忽略了課堂上與學生的互動。下課后,這位教師坦言,因為緊張,只想著如何復述教案了,無暇顧及學生的真實學習狀態。如果教師的心不在課堂里,怎么能上好一節課呢?最后的比賽結果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
怎樣才算把心帶入課堂?于永正老師在上《小稻秧脫險記》一課時,為幫助學生理解詞語,自己化身為“小稻秧”,讓學生走上講臺做“雜草”,學生在與教師的表演中明白了“氣勢洶洶”“蠻不講理”“一擁而上”等文中詞語的意思,課堂生動有趣,充滿智慧而又不著痕跡。而在古詩《草》的教學中,于老師讓學生給奶奶背這首古詩,老師扮演奶奶聽后故意說,那么多花不寫,為什么要寫草呢?又故意將“一歲一枯榮”聽成“一歲一窟窿”,讓學生來進行解釋,學生在笑聲中加深了對古詩的理解。不難看出,每一個教學環節,于老師都從學生的角度出發,智慧地將學習興趣與學生課堂學習整合在了一起,不單是為了完成教學任務,更是為了提升學生語文學習的樂趣。這樣的教學,教師帶著心走進課堂,也走進了學生的內心世界。

把心帶入課堂,還要在課堂中關注每一名學生的真實學習。如果只關心教學的進程,只關心教案,眼中沒有學生,教學就會游離于學生真實需要之外。于永正老師在執教《新型玻璃》一課時,請一名女生讀課文,但這名女生第一遍、第二遍都讀錯了,于老師并沒有著急,而是耐心細致地一遍又一遍地指導,這名學生一直讀到第八遍才讀得正確流利。在這樣的教學場景中,我們看到教師真正把學生放在了心里。

特級教師孫建鋒在上《最后一片葉子》一課時,針對“大樹把無數的葉子結為一個整體,無數的葉子在樹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”這句話,請學生進行批注交流。一名學生的話格外令人動容:“家把爸爸媽媽和我結為一個整體,可是,爸爸媽媽離婚了,他們都不要我了,我沒有了自己的位置。”看著學生流下的淚水,孫老師躬身把這名男孩抱起,一邊用紙巾拭去孩子的淚水,一邊講起了珍珠貝的故事。只有經過困難與挫折,每個人的內心才能長出一顆顆璀璨的珍珠。可以說,在這樣的課堂中,我們可以聽見心與心相互撞擊的聲音,這聲音多么動人。

由此我們不難看出,真正的好教師,不只關注自己的教學任務與流程,還會真心關注課堂中每一名學生的真實學習需求,并給予最真誠的幫助和支持。也就是說,教師只有把心帶入課堂,才會成就有溫度、有深度的課堂。

(作者單位:江蘇省蘇州工業園區新城花園小學)

作者:張曉華

    法律聲明:新疆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,意在為公眾傳遞更多信息、服務大眾,并不代表新疆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務必在相關作品發表之日起30日內進行,我們將在24小時內移除相關爭議內容。[詳細]
責任編輯:伍淑晶
0
 熱評話題
點此進入胡楊林社區發表評論
为什么赛车越赌越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