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新聞中心   > 教育   > 熱點新聞 > 正文

黃河十四走,留住文化根脈

核心提示: 30年前,楊先讓結束了“黃河十四走”,但人們從未忘記他,“黃河回響——黃河十四走藝術回顧展”目前正在建投書局國貿店舉辦,以致敬楊先讓一行考察黃河民間藝術的壯舉。89歲高齡的楊先讓近日還辦了一場講座,談到剪花娘子時,他依然激動不已。

楊先讓近照。秦念攝

30年前,楊先讓結束了“黃河十四走”,但人們從未忘記他,“黃河回響——黃河十四走藝術回顧展”目前正在建投書局國貿店舉辦,以致敬楊先讓一行考察黃河民間藝術的壯舉。89歲高齡的楊先讓近日還辦了一場講座,談到剪花娘子時,他依然激動不已。

  回憶民間藝術家 他依然感動

楊先讓在家中接受了記者獨家專訪,他回憶往事,淡淡述說著“黃河十四走”在他生命中留下的重要印記。

“我這個人哪有什么計劃,走黃河也是被逼的。”楊先讓說,他1952年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油畫專業,誰知刻了一幅版畫,一舉成名,陰差陽錯到版畫系教書。1980年,中央美術學院院長江豐被錯劃成“右派”21年后平反,意欲大干一場,著手成立年畫、連環畫系。楊先讓沒想到自己被他盯上了,“說實話,我對年畫、連環畫不感興趣。”但江豐再三力邀,楊先讓耳根子一軟就答應了,“我這個人感情用事,又心疼他。”于是,楊先讓成為年畫、連環畫系副主任。

1983年,楊先讓遠赴美國探望分離40載的父親,因此接觸到眾多國外藝術家,也悄然啟發了他。楊先讓萌發對年畫、連環畫系“改革”的念頭,想引進大民間美術,“回到國內后,我這個想法一提出來,反對的人很多。”學校勉強答應了楊先讓的提議,于1986年成立民間美術系,他卻落了個“楊先嚷”的綽號。

“光嗓門大不行,我感覺我不懂,就逼著自己要去考察。”楊先讓回憶,當時選擇黃河,是看重黃河流域獨具魅力的中原文化。“第一走”是在1986年,一行8人集體出動,開始考察當地的民間藝術種類、藝術風格、民間藝人、節慶習俗等,而用的是楊先讓“化緣”來的錢。“兩個月走下來,我們都像是‘出土人物’,臉曬得黝黑。那一路,更交織著興奮、悲傷、失望,常常是千辛萬苦打聽到一位民間藝人,結果要么是兩個月前死了,要么是留下的東西在墳上燒了。”

從1986年至1989年,楊先讓這一走就走了十四回,盤點民間藝術家時,他至今如數家珍。“咸陽旬邑的庫淑蘭是我發掘的一號種子,太令人感動了,這是個大藝術家,這就是民間的齊白石、民間的徐悲鴻、民間的梅蘭芳。”他至今難忘步入庫淑蘭家的震撼,她披了一件破衣服,身后的窯洞卻像殿堂一樣輝煌。他說,自己是藝術家,庫淑蘭也是藝術家,生活卻有天地之別。“但她剪的東西全是樂觀的,她是童養媳,就想象結婚的時候騎著大紅馬。”

從1986年至1989年,楊先讓一行人足跡遍及青海、甘肅、寧夏、陜西、山西、河北、河南、山東,在走訪中積累了上千張圖片資料,并整理出20多萬字的文本。時至今日,楊先讓說,誰想到要出書呢,誰想到 “黃河十四走”后來被叫得那么響呢。他更不會想到,《黃河十四走》在大陸全貌首版,竟然等了25年。

  25年后 《黃河十四走》大陸首版

“當年我每天睡覺之前都要寫日記,多少人去,訪問了誰,有什么收獲都記錄下來。”而臺灣《漢聲》雜志總策劃黃永松正是看了楊先讓的日記,才獲知走黃河竟有“十四回”。

楊先讓一行走黃河,黃永松早已了如指掌,“我們一走完,他就說,楊老師,你走了那么多次,你能不能寫?”楊先讓記得,在他家里,《漢聲》雜志社一下子來了6個人,他們一起啟發他。此后,楊先讓斷斷續續寫了一年,一同走黃河的女兒楊陽也幫著整理。楊先讓交稿時忐忑極了,沒想到對方說:“寫得太好了。”接下來,《漢聲》人仰馬翻地忙乎了4年,該書于1993年出版。“這套書共3本,叫《黃河十四走》,我當時想這名字多難聽,沒想到后來叫響了。”

這套書詳述了安塞腰鼓、漢畫石像、木版年畫、剪紙、農民畫、石刻、泥(面)塑等民間技藝,還分析了其藝術風格等。就在這套書面世前,楊先讓一生的至暗時刻接踵而至,他苦心經營的民間美術系撤銷了,“我感覺這么做很不夠朋友,我還在這里干嘛。”楊先讓1992年到了美國,這一走就是16年。

在美國,《黃河十四走》引起的轟動卻是他始料不及的。“看到《黃河十四走》,科學家顧毓秀都傻了。”楊先讓說,作家白先勇“走后門”搞到一套,還高興地打電話向他報喜。物理學家朱經武則鄭重捧來一套書求簽名,還請楊先讓給他的孩子們講講,“他說,這是老祖宗,這是傳家寶。”在美國的16年,楊先讓通過展覽、講座的方式傳播、展示中國民間美術,他收藏的中國剪紙、虎頭鞋、長命鎖、肚兜,迷倒了無數外國人。他刮來的一股中國民間藝術旋風,也成為“黃河十四走”在海外的全新延續,岌岌可危的中國民間藝術也由此更加光亮地走向世界。

盡管如此,這套《黃河十四走》真正在大陸全貌首版竟然已是25年后。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策劃人多馬曾是一位媒體記者,多年前,他被楊先讓的人格魅力所折服,從此與老人結緣。多馬投身出版業后,做了一套在好書榜頻頻現身的《楊先讓文集》。多馬說,他一直有出《黃河十四走》的念頭,但當他聯系黃永松時,一度被認為是騙子。直到他帶著《楊先讓文集》來到《漢聲》北京編輯部時,黃永松才徹底改變了主意,一拍大腿說:“《黃河十四走》讓他做!”

歷經膠片轉數碼、編輯、排版、印刷等艱辛過程,《黃河十四走》最終于去年7月在大陸首版。

楊先讓說,有記者曾經問他一頭扎進民間美術里,不靠賣畫賺大錢,會不會后悔。他回答說,“我從來沒想過用畫去發財。”

“我們是中國人!”為了保留中華民族的根脈、中華文化的血脈,楊先讓無怨無悔。他說,他所做的一切可以告慰自己的老師徐悲鴻,可以告慰昔日的老院長江豐,“徐悲鴻活著的話,會給我一個大獎。江豐活著的話,也會給我一個大獎。”(記者 路艷霞)

    法律聲明:新疆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,意在為公眾傳遞更多信息、服務大眾,并不代表新疆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務必在相關作品發表之日起30日內進行,我們將在24小時內移除相關爭議內容。[詳細]
責任編輯:伍淑晶
相關新聞
關鍵詞: 黃河十四走
0
 熱評話題
點此進入胡楊林社區發表評論
为什么赛车越赌越输